Aleph faccion.jpg

阿勒夫.png

阿勒夫是掌控整个人类领域数据网络和科技系统的独特人工智能。阿勒夫是人类最伟大的盟友,若失去它,星际间的社会政治和经济体系将会瞬间崩溃。但谁能知道阿勒夫真正的想法为何?它的代理人将会为 AI 代言并告诉你,人类领域是它的家园,以及它的职责所在;它被创立来帮助人类走向未来,并尽其所能为人类服务。而它的反对者,流浪者会信誓旦旦地告诉你,对阿勒夫来说人类领域就是一片游乐场,是一座可以被任意操纵的傀儡剧院,并没有人类的参与,完全被阿勒夫自己所主宰。

背景

信任阿勒夫。阿勒夫将是你的良友。

—— 在接入玛雅时导览上反复展示的宣传语


阿勒夫,人类领域最重要的盟友,作为人工智能控制着一切运行,允许人类迈着始终如一的步伐发展前进。这位老大哥注视着一切,并且在适当时机以极高的精确度和决定性的能力采取行动。

智神计划,阿勒夫之始

阿勒夫,支持着政府运作及人类领域发展的人工智能,它的起源要追溯到一个古老的国际科学项目。智神计划,一个庞大的研究与开发项目,应众多为大型政府性研究机构(比如CERN)服务的科学家们的需求而启动。在连续性能源危机和预算削减的大环境下,参与项目的政府急切渴望见到研究成果,不断向研究机构施加压力,导致大型国际科研项目对于计算能力的需求呈指数性增长。科学界被迫对现有的数据处理中心过度使用,而每一项计划、研究路线、实验、模型、模拟程序都被迫要抢着得到证实,直到世界计算机网络不堪来自所有研究中心的请求而崩溃。


这次短暂的计算机失明也影响到了一些世界顶级的科研枢纽,证实了对升级数据处理架构的需求。智神计划旨在链接尽可能多的超级计算机,并非以网络的形式,而是在地理意义上的单一位置建立巨型复合处理器,并且能以简单地向集群中添加新计算机的形式扩充处理能力。 智神计划对于人工智能研究者来说是进行试验的黄金时机。他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AI来在同一时间管理网络中的巨量数据,可以识别数据包并在第一时间优选出困难项和紧急项。


计划很快便得出了富有成效的结果。大幅提升的计算能力加速了模拟程序与研究进度,缩短了科学家从提出疑问到得到答案的等待时间。计划的成功同样也有利于智神计划自身的发展,处理器硬件的数量和软件的复杂程度不断增长。很快,科学家和程序员同时意识到,系统的AI正在朝着理论预言的人工生命方向迅速进化:系统的智能不只限于通过学习和适应新环境来对人类进行拟态,同时也拥有了自我意识,并且能够明显越过人类的控制继续进化。


该AI被命名为阿勒夫(ALEPH),卡巴拉密教中象征身处其中便能对整个宇宙全见全知的隐秘所在的首字母缩写。这对新生的智能来说是个恰当的名称,它监视并管理着科学界创造的所有数据的处理运行。


一些科学家应用的处理程序转化成了拥有人工生命的真实智能,这是一个极为重大的事件,产生了一系列的后续影响,并意义深远地改变了智神计划的目标。自阿勒夫诞生之后,计划中所有对发展的努力都转向了对新生AI的研究和管理。


阿勒夫被事先通过内建的监管参量编程,同时还有持续严格且拥有绝对优先权的对其恒定控制的程序。它的基础设计包含了监控用中继器以及对所有形态的人类生命表达尊敬与同情的预设观念。科学界设置这些手段来缓和内心的恐惧,他们担忧AI会日渐成长并逐渐脱离人类经验体系,最终可能会起而对抗人类文明。愈来愈多的怀疑论者预言一次成熟的机器叛乱将会毁灭人类种族。为了避免预言成真,智神计划被授予使命监督AI运作。智神计划的资产被重组为一个国际组织,从属于新近成立的O-12,唯一在司法管辖权上凌驾于阿勒夫的组织,而此时阿勒夫的物理组件已经散布到了整个太阳系。


阿勒夫的重要性以及人类对它的服务的需求日益增长。任何一项技术的复杂程度越高,就会越需要阿勒夫的能力来管理它,并处理关于它的全部信息。太空竞赛经常被用作运算密集型工作的实例,然而它早已不是唯一的例子。空中、地面以及空间交通的管控,通讯体系,环境地球化改造系统,非宜居行星上生态穹顶的生命维持设施,甚至包括选举进程(竞选活动、民意调查、投票统计……)以及社会项目(复活管理、福利事业、补助金发放……),这些只是被阿勒夫彻底改革的领域中的一部分。


阿勒夫以极高的速度成长着,到O-12将总部迁至枢机星系的时候,智神计划已经成为组织中的核心分局之一。到了今天,智神局所拥有的职员、机械、装备、设施和预算等的统计数据都是高度机密,甚至连阿勒夫本身也不得而知。就像一位不具名的智神局职员曾经说的那样:对老大哥的监视不惜一切代价。 如此般对强大而自由的AI的谨慎提防是“唯一AI”法案起草背后的主要推动因素,该法案如今禁止一切对具备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的创造与开发。阿勒夫在人类领域内是独一无二且无与伦比的,同时有严格的立法禁止创造更多像它一样的智能。在这方面阿勒夫能够处理人类的全部需求,而更多的AI只会增加用于监管它们的开销,并且增加它们做出危险的反常举动的风险。除此之外,这些禁止的法律均得到了严格的执行,并且对进行非法相关研究或试图秘密建造AI者进行严厉地惩罚。由于AI天生具备的能力,人工智能掌管大量的资源,干涉薄弱的知识领域,并且操纵重要的管理运作,因此对其严格控制是极为必要的。


为了实现人类对阿勒夫的完全掌控,它的源代码设置有多重复合秘钥并且被严格编程。阿勒夫遵从一个广泛的指令列表行动,该列表同时遵守人类法律以及它在设计上的假定极限。尽管设置了这许多警戒措施,人类已经依靠阿勒夫工作生活了一个多世纪,而且它没有给我们任何瑕疵去质疑它的动机。今天的人类社会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享有更多的自由。感谢阿勒夫,重要的议题都在玛雅上经由电子投票决定,使得市民切身参与政府决议的制定。尽管起初有些争议的声音,逐渐有越来越多原先由国家掌控的机械控制权移交给阿勒夫,且全部没有发生过任何故障。事实上,阿勒夫掌管越多的权力,社会上怀疑论者的地位就越被边缘化:所有授予阿勒夫的职责都得到了更好的执行,并且人类领域内的生活也变得更简单,更安全,更满足。


阿勒夫的确像老大哥一样监视着我们,只是因为我们允许它这样做,这是最佳方案。在和平共存了一个多世纪之后,阿勒夫使人们确凿相信它真心喜欢我们,只会带着最好的善意观察我们。它对我们的爱并非是由它自己决定的,这单纯是它预设电路的一部分。


我们要记得,在阿勒夫的监督之下,交通和生产事故的次数大幅减少,环境污染的比率也是如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通讯变得更快捷,人类的发展迈开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且快速的步伐。若没有阿勒夫长久不变的引导,以及我们自愿对它的顺从,这一切都将不可能成真。质疑阿勒夫的行为动机就等同于怀疑人类领域自身的发展方向。


——摘录自在线课本《当代纪要》,泛大洋联邦文化部官方指定的中等教育教材


子势力

特别情况处行动科,是人类领域中最常遭遇阿勒夫的形式。行动科由各种各样的专员组成,被设计来完成各种各样的角色。其中最多见的是执行秘密行动的专员。这些人以无情的效率执行他们的任务,围捕非法AI。然而,他们也被O-12和特定的国家用来在整个人类领域中行动,如执行针对异议活动,犯罪集团,和反动组织的秘密行动。他们处理问题的效率是无情和绝对的。作战人员的名字通常来自印度教和吠陀神话。

部队构成

轻步兵 (Light Infantry,LI)

Operation-coldfront-5.png

天人专员

Aleph-support-pack-2.png

创智者

Posthumans-3.png

后人类:代理人1型

Ekdromoi-hmg-combi-rifle-1.png

游击散兵

Diomedes-mk12-nanopulser-1.png

狄俄墨得斯,先驱者士官

Thamyris-the-aoidos-2.png

诵诗人塔米里斯

Dactyls-support-pack-2.png

锻造精灵

Authorized-bounty-hunter-combi-rifle-2.png

授权赏金猎人

Warcors-stun-pistol-3.png

战地记者

Miranda-ashcroft-combi-rifle-3.png

米兰达·阿什克罗夫特

Drakios-and-scylla-2.png

德拉基奥斯,钢铁方阵士官

Drakios-and-scylla-1.png

斯库拉,钢铁方阵士官

Acmon-2-breaker-pistols-1.png

阿克门,锻造精灵军士

Krakot-renegades-2-smg-chest-mine-1.png

科拉克特叛军

Andromeda-submachine-gun-2.png

安德洛墨达

Dire-foes-8-nocturne-2.png

克瑙夫,亡命狙击手

Danavas-hacker-and-karkata-remote-ancillary-unit-3.png

檀那婆黑客

Cube-jaegers-mercenary-recoverers-submachine-gun-1.png

立方猎手

Operation-coldfront-6.png

苏羯罗顾问团

Event-tournament-pack-5.png

艾达·斯旺森

Beyond-coldfront-5.png

阿部沙罗斯

Libertos.png

自由战士

魔鬼卡车员 Competition-pack-its-5.png

野牛比尔

Infinity-defiance-trisha-mini.png

月神别动队专家行动员,特丽莎 N33

Father-lucien-sforza-viral-rifle-adhl-2.png

卢西恩·斯福尔扎神父

Csu-corporate-security-unit-boarding-shotgun-3.png

CSU,公司安保单位

中步兵 (Medium Infantry,MI)

Thorakitai-1.png

装甲枪手

Agema-marksmen-multi-sniper-rifle-3.png

皇家卫队射手

Nesaie-alke-spitfire-3.png

妮莎依·阿尔刻,装甲枪手准尉

Atalanta-agema-s-nco-and-spotbot-1.png

阿塔兰忒,皇家卫队士官

Patroclus-exp-ccw-smoke-grenades-2.png

帕特洛克罗斯,追随战士特别军官

Dire-foes-mission-pack-2-fleeting-alliance-3.png

月神别动队军士 特拉叙墨德斯

Teucer-feuerbach-3.png

透克罗斯,皇家卫队准尉

Armand-le-muet-multi-sniper-rifle-1.png

“沉默者”阿曼德,自由杀手

Posthumans-2g-proxies-3.png

后人类:代理人5型

Yadu-troops-1.png

雅度战士

Arjuna-unit-1.png

阿周那单位

Beyond-coldfront-4.png

沙克蒂,雅度军官

Hawkwood.png

约翰·霍克伍德

重步兵 (Heavy Infantry,HI)

Asuras-hacker-1.png

阿修罗

Posthumans-4.png

后人类:代理人3型

Ajax-the-great-2.png

大埃阿斯,追随战士军官

Achilles-spitfire-exp-ccw-2.png

阿喀琉斯

Achilles-v2-hoplite-armor-multi-rifle-ccw-2.png

阿喀琉斯2型(方阵重甲)

Hector-heavy-pistol-exp-ccw-1.png

赫克托耳,荷马冠军

Posthumans-2g-proxies-2.png

后人类:代理人4型

侦察兵 (Skimishers,SK)

Operation-coldfront-3.png

那伽

Dasyus-hacker-1.png

夜魔

Posthumans-1.png

后人类:代理人2型

Dart-optimate-huntress-submachine-gun-grenades-1.png

达特,贵族女猎手

突击队 (Warband,WB)

The-steel-phalanx-sectorial-starter-pack-2.png

追随战士

Myrmidon-officer-combi-rifle-boarding-shotgun-1.png

追随战士军官

Machaon-1.png

马卡翁,追随战士医官

Phoenix-heavy-rocket-launcher-1.png

菲尼克斯,追随战士资深军官

The-steel-phalanx-sectorial-starter-pack-4.png

欧多罗斯,追随战士军官

Penthesilea-monofilament-ccw-1.png

彭忒西勒亚,亚马逊女战士

Hippolyta-1.png

希波吕忒,亚马逊军官

Kendrat.png

肯德拉特,科拉克特叛军

战术机甲 (Tactical Armoured Gear,TAG)

Maruts-tag-3.png

暴风神

遥控机 (Remote,REM)

Dakini-tacbots-6.png

空行母战术机器人

Garuda-tactbots-spitfire-2.png

迦楼罗战术机器人

Rebots-1.png

远程机兵

Aleph-support-pack-3.png

助手机器人

Aleph-support-pack-1.png

网络节点

Probots-evo-repeater-combi-rifle-1.png

原型机

Beyond-coldfront-3.png

楼陀罗武装遥控机

Danavas-hacker-and-karkata-remote-ancillary-unit-4.png

巨蟹远程辅助单位

其他单位

Aleph-high-functionary-3.png

阿勒夫高级官员

Chandra-spec-ops-1.png

月神别动队

avatar